第443章(1 / 2)

舒宁只好说道:“好吧。”

舒宁知道,叶文因为傅廷远曾经伤过俞恩这一出而对傅廷远一肚子的意见,作为父亲,他不喜傅廷远倒也情有可原。

傅廷远从保姆那里得到信息之后心情更糟糕了,俞恩跟那个何玮年约会去了?已经发展到约会的地步了?还这么晚都不回来?

傅廷远不信俞恩能这么快就接受何玮年,钟文诚跟周逸她都没接受,怎么可能跟何玮年约会到这么晚?

难道她对何玮年,也像当初对他那样,一见钟情迅速热恋?

还有,约的是什么会,竟然能到这么晚?餐厅也该打烊了吧?

傅廷远没有离开,而是站在四合院的廊檐下点了一支烟,就那样在瑟瑟秋风中继续等着。

当然,他等待的同时又继续给俞恩打电话,还是无人接听的状态。

一支烟抽完,俞恩还是没回来,屋内叶文也没任何动静。

叶文完全不请自己进去,傅廷远知道叶文的用意,无非就是用这样的方式表达着对他的不喜和不欢迎。

傅廷远也不强求非要进去,他要等的人是俞恩,在屋里等跟在外面等对他来说没什么区别。

第二根烟抽完,傅廷远头顶响起了一声炸雷,紧接着一阵狂风大作,一场疾风骤雨好像马上就要来临。

入秋之后早晚温差巨大,此刻又是半夜,冷风呼啸之下,傅廷远看了眼时间,这才察觉到似乎有些冷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