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2 / 2)

刚刚鸡汤被董文慧强行塞到她手里的时候,浓郁的鸡汤味窜入她的鼻腔,她胃里好一阵翻江倒海,这也是为什么刚刚傅廷远怼董文慧的时候她一直都没说话。

因为她不敢张嘴,怕吐出来。

她也没想到自己都婉拒了说不能喝,董文慧还是硬塞到她手里了。

傅廷远都不知道该说她什么了,他就知道,在他那位强势的母亲面前,俞恩只有被欺负的份儿。

“好了好了,赶紧洗手吃饭吧。”俞恩催着傅廷远。

“你真的不用担心什么,自从我回国,你妈每次找我麻烦都被我怼回去了,今天有些情况特殊而已,我因为恶心一时间张不开口。”

傅廷远被俞恩推着去了洗手间,也便没再说什么。

至于出了门的董文慧,则是恼火却又无奈地叹了口气。

刚刚她算是看清她儿子的态度了,无论如何不会允许她接近俞恩和日后的两个孩子了。

原本她今天来还想跟俞恩提一提呢,以后两个孩子出生了,她是不是可以过来帮着一起带。她如今这般处境,含饴弄孙对她来说也是一件幸福的事。

她很希望能帮忙一起带孩子,如今也不用期待了,她那儿子肯定不会允许。

她也没想非要逼俞恩喝汤的,她、她也是一时性格强势惯了,没收住......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