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1 / 2)

俞恩不让傅廷远将董文慧拒绝的很是彻底,自然也是为了傅廷远好:“他们终究是你的父母,在我们的婚礼上不给他们脸面的话,很不好。”

傅廷远抿唇不说话。

俞恩又柔声说:“我知道你不想我跟你妈有交集,是为了避免她给我气受。”

傅廷远看了她一眼,俞恩则是笑着又说:“回头你就告诉她,说我因为怀孕什么都不管,她有任何要求和建议都找你说就是了,这样我就不会跟她有太多交集了。”

“我如今也怀孕了,想必她也不会怎么生出一些是非来,你知道的,她也很期待这两个孩子。”

“所以,你也不用为了担心我受气而做一些会被外界诟病的事。”俞恩最后说完这句话的时候,轻轻伸手过去握住了傅廷远的手。

他为她的用心良苦,她都懂。

傅廷远反握住了她白皙纤瘦的手,温声说:“我知道了。”

她为他的用心良苦,他也懂。

他傅廷远这一生何其有幸,能娶到她这样温柔大度的女人,他知道她如今对董文慧的一切接纳与包容,都是因为他。

因为爱他,所以不想他夹在中间难做人,不想他被外界诟病跟亲生父母生分。

两天后董文慧回了江城,忙忙碌碌准备邀请她自己那些亲朋好友来参加婚礼的事,俞恩跟她倒是没有多交集。

不过那天下午董文慧还是上门了,手里拎着一个大大的保温盒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