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2 / 2)

起身系着昨晚的浴巾下楼慢悠悠找了一圈,边找边在心里盘算着他的心思,偌大的别墅里一个人都没有,周长宁最后在玄关门口看到了自己两个东倒西歪的行李箱。

他记得昨晚他进来的时候明明放的好好的,很显然是有人给他踹翻了。

想到女孩子气急败坏之下的举动,他又忍不住想笑。

这是她的行事风格,泼辣热烈而又直接。

他随后又看到,在其中的一个行李箱上还贴着一张大大的白纸,他走过去拿起来看,是苏凝留给他的纸条。

上面是她用很粗的马克笔写了一段话,但句句不留情:“周先生,昨晚就当是一场成年人之间的你情我愿,你若是觉得需要补偿,请联系我的经纪人林珊妮女士,想要多少钱随便说。”

“ps:睡醒后请赶紧离开我家,拜托帮我把门关好,最好找个月黑风高的晚上走,省得被人拍到。”

周长宁看完随手就将这张纸条给撕了丢进了垃圾桶里,权当没看到这番话。

她有她的小九九,他自然也有他的目的。

打开行李箱拿出自己的换洗衣物,他上楼先洗了澡让自己神清气爽下来,对于苏凝的不告而别,他在心里做了两种推断。

第一,她没法面对昨晚两人的荒唐,所以选择了逃避。

第二,她心里怨他恨他,所以借用这样的方式来报复他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