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76章(1 / 2)

许航离开之后傅廷远挑眉看向俞恩:“你故意的?”

“哪有?我只是想告知他一下宋迎的消息而已。”俞恩一脸的无辜,“他要是真的在乎的话,肯定会想办法不让宋迎走的。”

傅廷远被她睁着眼说瞎话的样子给气笑了,她说得好像她很好心似的,实际上她就是想看许航跳脚。

不过,许航也确实该好好分析一下他对宋迎的感情了,是爱还是恨,是在乎还是无所谓。

不要像他,失去了才知道珍惜。

更不要像易慎之,到现在都拎不清自己想要什么。

想到易慎之,傅廷远转头对俞恩说:“昨晚易慎之找我们喝酒了。”

“哦。”俞恩现在对易慎之印象极差,甚至还有些痛恨,所以只意兴阑珊地哦了一声便不再接话了。

易慎之那个只想玩弄女人感情却不想负责的花花公子,就应该这辈子孤独终老!

傅廷远自顾自地说:“他喝醉了。”

俞恩别开了眼,懒得听关于易慎之的话。

傅廷远又加了一句:“我认识他那么多年,极少看他喝醉。”

俞恩听出了他话语间替易慎之说好话的心思,恼火地转过头来瞪着他:“你是想说他心里对周眉还有那么些在乎,所以周眉离开他很伤心?所以他借酒消愁了?”

“既然给不起承诺,就不要招惹!”俞恩越说越气,忍不住又说,“你们男人就没一个好东西,看看易慎之、看看许航,还有你自己!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