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三章 过往恩怨 心中有执(1 / 2)

花茗堂。

当苏奕抵达时,只有文老太君一个人坐在那。

她白发苍苍,虽已八十岁,但精神矍铄,坐在那自有一股久居上位的威势。

“三少爷,这里除了你我之外,再没有其他人,就不必跟老身行礼了。”

文老太君指着殿宇一侧的一张座椅,神色冷淡,“坐。”

三少爷!

这样的称呼,让苏奕眼神泛起一丝恍惚。

这一世的他,是玉京城苏家的一名庶子,排行第三,上边有一个哥哥、一个姐姐,下边还有一个弟弟。

不过,由于他是庶出,再加上母亲叶雨妃死得早,让他从小到大备受冷落,地位连苏家的一名管事都不如。

“老太君找我何事?”

苏奕暗自摇了摇头,随意坐了下来,仪态闲适。

在整个苏家,只有他知道,文老太君梁温璧年轻时,是玉京城苏氏的一名女婢,服侍在苏家族长苏弘礼身边三十年之久。

而苏弘礼,便是苏奕这一世的父亲!

“何事?”

老太君眼神冰冷,道,“刚才发生在寿宴上的一件件事情,三少爷难道都忘了?”

“别人或许都会认为,傅山、聂北虎和黄云冲三人是冲着灵昭这丫头而来,但我可不会!”

“现在,我只问三少爷,有没有要跟我解释的?”

她言辞咄咄逼人,声色俱厉!

换做是以前的苏奕,怕是已经被老太君身上的气势震慑。

可现在,又哪会被一个小老太婆唬住了?

不过,苏奕也有事情要问文老太君,倒也没有计较这些,云淡风轻道:

“若我推测不错,他们此次的确是冲着我的面子而来。”

啪!

文老太君明显动怒,一掌拍在椅子扶手上,老脸阴沉可怖,厉声道:

“三少爷,你可还记得一年前入赘文家时,你父亲让我转告你的话?”

不等苏奕开口,她一字一顿道:“敢以苏氏之名义行事,必诛之!”

“敢踏入玉京城半步,必诛之!”

气氛陡然变得压抑无比。

这番杀气腾腾,冷酷无情的话,的确是苏奕父亲苏弘礼所说。

正因如此,苏奕入赘文家这一年里,别说是广陵城的人,就是文家上下,也只有文老太君一个人知道他的身份。

“老太君是以为我用苏家三少爷的名头,才让傅山等人前来赴宴的?”

苏奕不禁笑起来。

文老太君眉头紧皱,神色愈发寒冷,“难道不是?”

“是与不是,你可以去问问傅山他们,以你如今所掌握的力量,想要打探这点消息,应当绝非难事。”

苏奕口气随意,“而我可以告诉你的是,我苏奕现在不会用苏氏一族的名义行事,以后……也绝对不会!”

他眼神淡然,瞳孔深处却隐隐有睥睨意涌动。

堂堂玄钧剑主,何须借这点虚名行事?

文老太君明显一怔,忍不住重新打量苏奕一番,心中涌起说不出的陌生感觉。

就好像她所熟悉的那个三少爷,一下子变成另外一个人了。

沉默片刻,她这才说道:“这件事,我自会查清楚!”

苏奕笑了笑,没有再解释什么。

“虽然我暂时不清楚傅山、聂北虎他们为何那般看重你,可我不得不说,在玉京城苏氏眼中,像傅山这等角色,就如地上的小小蝼蚁,根本不必苏氏自己动手,只要一句话,他们便死无葬身之地!”

文老太君神色冷漠,在说到玉京城苏氏时,语气中不自觉流露出一股傲意。

“所以,我劝你最好安分一些,否则,和你有关的人怕是都会因你而遭难!”

苏奕回忆了一下玉京城苏氏的情况,也不得不承认,文老太君此话并不夸张。

玉京城乃大周皇都。

而苏氏一族,则名列玉京城四大顶尖世家中!

相比起来,广陵城仅仅只是云河郡十九城之一,傅山、聂北虎这样的角色,在苏家面前,的确根本不够看的。

称得上天壤之别!

只可惜,文老太君并不清楚,苏奕根本就没打算借任何人的力量行事!

别说是傅山,就是玉京城苏氏,在他眼中也就是世俗人间的一个小势力罢了,并没有什么太大区别。

“傅山和苏家比,的确逊色不少,可在今日寿宴上,文家却需要仰仗傅山来撑场面。”

苏奕神色平淡道,“老太君,如此看来,现如今的你,怕是很难再得到来自玉京城苏家的帮助了。”

一句话,却似戳痛了老太太的心,她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起来。

见此,苏奕不再多言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