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九章 螳臂挡车(1 / 2)

雅颂轩。

一缕缕天籁般的琴声飘荡而出,空灵缥缈。

远远望去,雅颂轩那二层楼阁内,灯火璀璨,影影绰绰。

“公子,茶锦正在为一位身份极尊贵的客人抚琴,若是冒然前往,怕是会为您惹来祸患。”

走到这,枋秀夫人玉容浮现挣扎之色,低声开口,“能否让我前往禀报一声?”

苏奕松开揽住枋秀夫人香肩的右手,道:“不必麻烦,我自己前往便可。”

说着,他径直朝雅颂轩行去。

从苏奕魔爪下脱身,枋秀夫人松了口气,可当看到苏奕的举动,登时又慌了,连忙追上去。

“公子,此地闯不得!”

枋秀夫人压低声音,焦急道,“妾身不瞒您,就是袁少的父亲来了,都不敢叨扰那位贵人的雅兴……哎……”

眼见苏奕置若罔闻,枋秀夫人气得贝齿紧咬,杏眼中尽是恼火之意。

“必须得跟那位贵人解释清楚,是这家伙执意要见茶锦,绝不能让这场麻烦牵累到我浪淘沙头上。”

深呼吸一口气,枋秀夫人稳了稳心神,紧追上去。

楼阁二层的大门外,驻守着四个气息浑厚的身影,一个个威势慑人。

当看到走上来的苏奕时,这四人却都齐齐一怔,露出意外之色。

追上来的枋秀夫人见此,连忙飞快解释:“各位大人,这位公子听闻茶锦姑娘在此,执意要来见一见,妾身也不好劝阻……”

刚说到这,不可思议的一幕就发生了——

就见那驻守房门外的四人竟是齐齐朝那青袍少年躬身见礼:

“卑职见过苏公子!”

枋秀夫人红唇微颤,美眸瞪得滚圆:“?!”

“原来是你们。”

苏奕眉头微皱,“这么说,这楼阁中的贵人就是周知离了?”

眼前这四人,正是周知离身边的贴身扈从,为首的是张舵。

“正是。”

张舵点头,他也有点懵,不敢相信苏奕这等人物,怎会出现在这等地方。

苏奕没有再多说,推门而入。

张舵他们自然不敢阻拦。

连六皇子都得敬若神明的人,他们哪敢拦?

枋秀夫人满腔的惊疑,这青袍少年究竟是谁?

也不知是出于好奇,亦或者是其他情绪,让她下意识跟了进去。

清雅宽敞的殿宇内,一袭玉袍的周知离头枕一个妙龄女子的玉腿上,懒洋洋斜靠在那。

一侧则有美丽的侍女烹茶斟酒。

而不远处地方,茶锦一袭素雅长裙,云鬓雾鬟,清艳明媚。

她一对纤纤玉手在身前琴弦上轻拢慢捻抹复挑,仪态娴静,弹出的琴声则似大珠小珠落玉盘,韵律清扬空灵。

周知离眼神痴痴地看着那正在抚琴的绝色女子,只觉身心皆熨帖舒服,飘飘然如登极乐。

“公子请喝酒。”

侍女双手捧上一杯酒水。

周知离拿起酒杯,正打算一饮而尽。

就在此时,房门被人推开。

殿宇内的琴声戛然而止,原本旖旎缱绻的氛围登时被破坏。

周知离眉头一皱,浮现一抹愠怒之色。

只是当看到闯进来的身影时,他手指一颤,酒水洒落,整个人下意识地坐起身来,惊愕道:“苏……苏公子?”

旁边的妙龄女子蹙眉,露出一丝痛苦之色,却原来是周知离坐直身体时,大手按在了她那腿上。

不过,她却强忍着不敢吭声。

“你倒是会享受。”

苏奕目光一扫大殿,淡然开口。

周知离连忙站起身来,有些讪然道:“我也是偷得浮生半日闲,便来放松一下,让公子见笑了。”

“妾身见过苏公子。”

不远处,茶锦起身见礼,眉宇间闪过一丝慌乱,那一对美眸深处,更隐隐有警惕戒备之色涌现。

连她也没想到,苏奕竟会找到这里。

看到这一幕,跟进来的枋秀夫人只觉口干舌燥,头皮发麻,她有猜到青袍少年来历不简单。

却没曾想到,连来自玉京城的这位贵不可言的大人物,面对他时都有些局促和紧张!

更让她意外的是,茶锦竟似也认得他……

“你们先出去,我要和茶锦姑娘好好谈谈。”

苏奕神色平淡。

周知离敏锐意识到了不对劲,当即挥手道,“你们都先出去,没有吩咐,不得进来。”

殿宇内足足八个绝色佳丽和一众侍女连忙低头行礼,匆匆而去。

连枋秀夫人也不敢再逗留,转身离开。

“你也出去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