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二十二章 广陵来客(1 / 2)

翌日一早,三月十六。

西山茶话会落幕的第二天清晨。

衮州城外,一支队伍从远处缓缓行来。

为首的一名白袍青年骑马而行,其背负长剑,姿容俊秀,唇角噙着一抹淡淡的倨傲之色。

任以虚。

天元学宫内门弟子,衮州城任家族长之子。

任以虚和总督之子向铭关系亲密。

前一段时间,向铭托付任以虚一件事,让他率领总督府护卫,亲自前往云河郡广陵城走一遭。

为的是把文灵昭的父母接来衮州城。

如今,任以虚不止圆满完成任务,并且连文家老太君也接来了,现在就在他身后的一辆马车内。

“各位,远处便是衮州城了,待会我会带你们直接前往总督府。”

任以虚遥遥一指远处,朗声开口。

马车窗帷早已掀开,文长镜含笑抱拳道:“这一路上有劳公子和一众护卫保驾护航!”

这位文家族长,搁在广陵城时,也是人人仰望的大人物,威风八面。

可现在面对任以虚这样一个年轻人时,神色间尽是恭顺,甚至隐隐带着一丝谄媚。

任以虚潇洒挥手,道:“我和向铭是义结金兰的好兄弟,他的事情,就是我的事情,文叔叔不必客气。”

文长镜一张老脸笑得像盛开的菊花似的。

旁边的琴箐见此,骄傲道:“族长,咱们文家能受到总督之子的邀请,可是看在灵昭这孩子的面子上。”

文长镜哈哈笑道:“弟妹所言极是,灵昭这孩子现在可越来越出息了,我听说,如今的天元学宫年轻一代弟子中,最受瞩目的就是灵昭!”

琴箐得意洋洋道:“那是自然。”

一侧的文长泰是个老实人,一直闷不做声。

坐在中央的文老太君则有些不悦了,皱眉道:“只是受邀前往总督府而已,值得你们这般得意高兴?”

琴箐顿时语塞,撇嘴不语。

文长镜则感慨道:“老太君,您年轻时候曾在玉京城见过大世面,自然不会在意一州总督的威势了,可不管如何,咱们文家和总督府相比,那简直就是河流和汪洋的差距……”

老太君冷哼打断道:“行了。”

察觉到老太君似有些不满,文长镜也顿时闭嘴。

很快,这支队伍就进入衮州城城门,一路朝总督府行去。

直至抵达总督府那巍峨恢弘的建筑前,任以虚翻身下马,笑着开口道:“诸位,总督府到了。”

文长镜等人陆续走下马车。

当看到那气象森严的总督府大门,就是文老太君也不禁有些拘谨,内心微微有些忐忑。

她当年虽然在玉京城苏家为婢,可毕竟只是一个婢女,地位低下,又哪可能真敢不把总督府放在眼中?

至于文长镜、文长泰和琴箐,也都浑身发僵,眉宇间浮现出无法抑制的敬畏。

对他们而言,一州之总督,执掌生杀予夺之权,已和土皇帝没什么区别了。

任以虚将文家众人的神色尽收眼底,内心一阵好笑,一眼就看出,这些文家人没见过什么世面。

他清了清嗓子,道:“诸位,跟我来吧。”

说着,径直朝总督府大门行去。

“各位请留步。”

在总督府大门前,驻守着两队精锐护卫,当看到任以虚他们走来,一个身影瘦削的男子当即上前。

“你……不认得我?”

任以虚一怔,他和向铭关系莫逆,以前他来总督府时,可无人敢阻。

瘦削男子冷冷道:“敢问公子找谁?”

任以虚脸色微微有些难看,道:“混账东西,连我都不认识了,识相的赶紧给我让开!否则,等会我见了向伯父,非治你的不敬之罪不可!”

瘦削男子眼神玩味道:“向伯父?年轻人,你难道不知道,昨天时候,向天遒已丧命于西山之巅?唔对了,如今的衮州总督是穆钟庭穆大人。”

任以虚脸色骤变,道:“什么!?”

瘦削男子露出怜悯之色,道:“看来,你是什么情况都不知道啊。”

任以虚呆滞在那,他已彻底意识到有些不妙。

文长镜他们也惊疑不定,这是什么情况?

“来人,把这些人给我拿下!”

蓦地,瘦削男子大喝。

两侧的护卫轰然应诺,杀气腾腾,吓得文长镜他们双膝一软,差点站不住身体。

他们受邀前来总督府,本以为是一桩天大的喜事,谁能想到会碰到这种祸事?

“你们敢!”

任以虚怒道,“你们凭什么抓人?你们又知道我是谁?”

瘦削男子森然道:“你称呼向老贼为伯父,自然和向老贼有着不一样的关系,穆大人昨天就已下令,凡是和向老贼关系亲近者,都必须拿下了!”

顿了顿,他眼神冰冷盯着任以虚,“你们谁若敢抵抗,就是反贼,格杀勿论!”

还不等任以虚反应,早已吓得亡魂大冒的琴箐就大叫起来:“大人饶命,我们是广陵城文家之人,和什么向老贼根本没有任何关系!”

“广陵城的那个文家?”

瘦削男子一愣,眼神顿时发生微妙的变化。

“正是!”

文长镜见此,连忙点头道:“我们此次是受邀请前来总督府的,以前根本就不认识向天遒!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