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三十八章 真灵神血玉佩(1 / 2)

为首的是个绿袍男子,面颊狭长,头戴高冠。

他肤色惨白,眼窝深陷,手中拎着一个黑色纸灯笼,气息阴冷诡秘,仿似从地狱中走出般。

在绿袍男子身后,跟着一群神色木然,眼神呆滞的活尸,有男有女,浑身蒸腾着浓郁的黑色煞气。

控尸道人,钟爻!

阴煞门九位长老之一,精通控尸之术,拥有宗师四重巅峰修为。

“老东西,此地难道只你一人?”

木晞眸光如电,朗声开口。

“对付尔等,钟某一人足矣。”

钟爻微微一笑,声音尖锐如刀锯摩擦般刺耳,“当然,若尔等此刻就离开,钟某自不会痛下杀手了。”

木晞笑起来,道:“本王倒是想看一看,你这等不人不鬼的混账有多少能耐了,竟敢这般大言不惭!”

声若炸雷,响彻天地间。

他衣冠胜雪,手握金色战矛,随着催动一身修为,一股强大的威势随之扩散而开,气吞山河。

“哼!良言难劝该死鬼,既如此,钟某现在便送尔等上路!”

钟爻冷哼一声,空着的左手一翻,多出一个浑圆似龟甲的铜盘。

随着他指尖在铜盘上一划。

嗡!

天穹之下,九朵巨大的血煞莲花骤然产生一阵奇异的轰鸣。

紧跟着,大地上那巨大裂缝两侧的一百零八座祭坛皆齐齐一颤,似从沉寂中苏醒过来。

轰!

天摇地晃。

一股晦涩的呢喃声响彻,如若鬼物的私语,又像恶鬼狰狞的怪叫。

那无形的诡异力量,似潮水般扩散而开。

“是那禁阵波动的力量!”

宁姒婳俏脸微变。

和之前在路上所遭遇的呢喃声不同,此刻所产生的呢喃声,直似怒海狂涛,轰鸣如雷,可怕之极。

“不好!”

这一瞬,星崖学宫大长老濮邑、崆峒学宫大长老姜谈云、二长老卢长锋、以及申九嵩,皆如遭雷击,神魂撕裂般的剧痛,脸上皆露出痛苦不堪的神色。

就是宁姒婳,也不禁发出闷哼,身影摇摇晃晃,清稚的俏脸浮现一抹苍白之色。

并且,随着那呢喃声的冲击,他们一个个皆如同喝醉酒似的,身影踉跄,抱头痛呼,苦不堪言。

空有一身修为,却都无法抵御和化解那等呢喃声的侵袭!

这无疑很可怕。

“镇岳王,看到了吗,在我阴煞门的‘九宫锁阴阵’下,你那些帮手完全就是不堪一击!”

远处传来控尸道人尖锐得意的笑声,“钟某也不是夸口,就是陆地神仙来了,也承受不住这等打击!”

天穹下,九朵巨大的血煞莲花摇曳,勾连大地上的一百零八座祭坛力量,释放出一阵阵晦涩呢喃声,如一波波潮水般扩散。

在这等恐怖的禁阵力量面前,强大如武道宗师,都显得那般脆弱!

“诸位且忍一忍,本王这就去屠了此獠!”

木晞大喝一声,身影如若闪电,凭空朝远处的控尸道人杀去。

锵!

他衣袂飘舞,手中金色战矛横空,俊美的脸上尽是杀机,直似一位睥睨乾坤的战神般,威势可怖。

“果然,这家伙另有底牌,神魂没有遭受到冲击……”

看到木晞杀来,控尸道人似并不意外,反倒轻蔑地摇了摇头,道:

“镇岳王,你真当此地只钟某一人?”

话音刚落下。

轰!

一阵电闪雷鸣中,一个手握双锤,身影魁梧,赤发如血的巨汉横空掠出。

屠洪。

阴煞门总舵九位长老之一,天生神力,嗜杀成性,凶狂暴戾,有“血手人屠”的凶名。

屠洪甫一出现,便大喝一声,挥动手中一对巨锤,狠狠朝木晞砸去。

轰!

巨锤如山,带起狂暴的力量洪流,霸道无匹。

“滚开!”

木晞一声冷哼,手中金色战矛猛地一劈,带起一片金色的毁灭洪流。

铛!!!

惊天动地的碰撞声中,赤发巨汉屠洪的身影被狠狠震飞出去,把地面砸出一个大坑,石屑横飞。

这位宗师四重的凶横人物,在正面硬撼之中,竟不敌木晞的一击!

而木晞则毫不耽搁,继续朝控尸道人掠去。

他一眼看出,控尸道人手中的阵盘,便是御用那诡异呢喃声的关键所在。

只要将阵盘毁掉,局势必会就此逆转。

可还不等木晞靠近——

蓦地一个黑袍女子诡异地凭空出现,挡在他的前路上。

这黑袍女子肤色白皙,相貌清秀,一对眼眸却呈现出妖异的幽蓝之色。

她双手一招。

哗啦~~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