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三十八章 真灵神血玉佩(2 / 2)

漫天血色风刃呼啸而出,铺天盖地般席卷而去。

虚空如布帛似的,被密匝匝的血色锋刃撕裂出无数道触目惊心的狭长裂缝。

木晞瞳孔微凝,猛地深吸一口气,金色战矛横空一刺,“咄!”

轰!

一片金色电弧涌现,成百上千,宛如灭世之雷,以摧枯拉朽之势,将那无数血色风刃劈碎,产生砰砰砰的爆鸣之音,光雨飞溅。

“起!”

黑袍女子唇中发出一道尖啸,在其身前,骤然涌现出一道数十丈高的血色风暴,撕裂长空。

轰隆!

木晞的身影,顿时被卷入风暴中,摇摇晃晃,仿似被漩涡撕扯的落叶般,凶险之极。

可仅仅眨眼间,木晞身上爆绽出璀璨的金色神辉,掌中金色战矛一扫。

“破!!”

轰隆一声,数十丈的血色风暴应声炸开。

黑袍女子发出闷哼,身影踉跄,妖异的幽蓝瞳孔浮现一抹吃惊之色。

这镇岳王,好强!!

光雨飞洒中,木晞身影如若一道迅疾的匹练,持金色战矛杀来。

黑袍女子不敢迟疑,抬手晃动一串血色铃铛。

哗啦~~

滚滚黑色煞气凭空而出,仿似打开了地狱大门,一群阴魂恶鬼随之冲出。

它们嘶吼着、咆哮着,以铺天盖地之势朝木晞掠去。

与此同时,赤发巨汉屠洪再次冲来,挥动巨锤,从后方朝木晞杀去。

木晞眉头皱起,神色淡漠,道:“这是你们自己找死!”

他袖袍鼓荡,左手掌心悄然出现一个鲜红如燃的玉佩。

这一瞬,木晞身上的气势节节暴涨,比刚才强大了不止一倍!

这样的一幕,恰好被一直在关注战斗的苏奕捕捉到,眸子中不由泛起一丝异色。

一块真灵神血所化的玉佩?

怪不得能够在这世俗之界中,以如此年轻的年龄成为一位外姓王!

之前,苏奕就有所揣测,怀疑木晞身上藏有一件极为了不得的秘宝。

而现在,当看到木晞左手掌间那神性弥漫的玉佩时,苏奕顿时就明白了。

所谓真灵神血,便是真灵神兽的本源精血,内蕴无比恐怖的力量,拥有神妙莫测的威能。

搁在大荒九州,似这样一块由真灵神血所化的玉佩,也堪称是稀世之宝,能引起皇境人物的垂涎和抢夺!

无疑,这块玉佩便是镇岳王木晞最强大的依仗!

不过,对苏奕而言,他更好奇的是,木晞从哪里弄来的这样一块玉佩。

毕竟这可是世俗之界,在这等贫瘠匮乏的天地灵气下,根本不可能诞生真灵神兽这等天生地养的恐怖存在了。

“这家伙身上,肯定还另有秘密。”

苏奕暗道。

轰!

战场中,大战爆发,催动玉佩力量后,木晞如若神助,纵横捭阖。

几个眨眼而已,就将那黑袍女子和屠洪的联手阻截击溃。

黑袍女子负伤咳血,披头散发。

屠洪胸前出现一道狭长血痕,皮开肉绽,鲜血淋漓。

两者看向木晞的目光,皆带上惊骇忌惮之色,都没想到,这位大周最年轻的外姓王,竟如此之强大。

“杀!”

木晞衣袂猎猎,挥动战矛,再度杀来。

就在此时,一道喟叹响起:“无愧是镇岳王,若再给你十年时间,这大周怕是又要多出一个洪参商了。”

叹息声飘荡天地,一个素衣男子凭空而出。

他须发灰白,面容清癯,眸子泛着沧桑之色,在出现的那一瞬,右掌轻轻一挥。

轰!

风雷激荡,血云翻卷,一只巨大的手印凝聚,每一根指节都<x>粗大</x>如石柱,带着刺目的血光,横击而去。

血魔大手印!

砰的一声,木晞身影一晃,竟被震得倒退出一步。

他瞳孔骤然一缩,认出这素衣男子的身份,神色间罕见地浮现一丝凝重之色,“阴煞门副门主<x>花柳</x>烨?”

素衣男子微微一笑,道:“没想到,镇岳王竟也知道鄙人的名字。”

木晞眸子中蒸腾慑人的星芒,“世人都以为你早在十年前就被国师洪参商击杀,如今看来,世人都被你骗了。”

<x>花柳</x>烨,一尊邪道巨枭,更是一位名震天下的先天武宗!

他的凶名,早在数十年前就传遍天下,被誉为能够和国师洪参商比肩的老魔头。

十年前,洪参商约战<x>花柳</x>烨于大周‘真武山’之巅。

此战最终以国师洪参商胜出而落幕。

而据观战者所言,在这一场对决的最后,<x>花柳</x>烨被国师洪参商一剑贯体,就此暴毙,其尸体也被洪参商抛进山崖之下的天澜江中。

可木晞却没想到,十年后的今日,却竟在这血荼妖山深处再一次见到了<x>花柳</x>烨这老魔头!

这消息若传出去,非引发大周上下震动不可。

毕竟,<x>花柳</x>烨的凶名太盛,数十年前就已是横行天下的先天武宗了,曾掀起过不知多少腥风血雨!

——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