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三十七章 血煞莲花 神秘祭坛(1 / 2)

木晞在和申九嵩交谈。

宁姒婳独坐在岩石上,低头看着手中一部书卷,精致的脸庞轮廓一片静谧之色。

不远处,苏奕懒洋洋躺在藤椅中,闭目养神。

姜谈云和卢长锋清醒过来时,就看到了这样一幕。

“两位感觉如何?”

木晞笑着把目光看过来。

姜谈云二人连忙起身,躬身见礼道:“多谢小王爷仗义出手,此等救命之恩,我二人定铭记于怀,永世不忘。”

声音透着发自肺腑的感激。

“两位无须客气。”

木晞笑着摆手。

说着,他主动为两人介绍苏奕和宁姒婳。

当得知宁姒婳的身份时,两者皆动容,不敢托大,一一见礼。

而当得知苏奕身份,两者明显都怔了一下。

以前他们可根本不知道,玉京城苏家之主膝下,还有一个名叫苏奕的儿子。

不过,心中虽疑惑,两人在礼数上并未怠慢,上前见礼。

苏奕微微点了点头,收起藤椅,道:“走吧。”

说着,已朝前行去。

宁姒婳和申九嵩见此,很自然地跟随其后。

姜谈云和卢长锋则愣了一下,都有些错愕。

在场之中,有天元学宫宫主、有雄踞一方的云光侯、也有镇岳王这位名震天下的存在。

可现在,苏奕这玉京城苏家的子弟却说走就走,都不去询问其他人的意思,这就显得太专断自我了。

再加上刚才跟苏奕见礼时,苏奕一直坐在藤椅中,让得姜谈云和卢长锋心中都有些不舒服,对苏奕的感观也变差许多。

不过,两人毕竟见惯风雨,眼见宁姒婳和申九嵩都没说什么,他们也只把不满藏在心中,没有表现出来。

“这位苏公子非寻常可比,谈吐举止亦和寻常不同,两位可莫要多想了。”

木晞深深看了姜谈云和卢长锋一眼,笑着开口,“对了,两位要不要一起行动?”

姜谈云和卢长锋对视一眼,皆痛快答应。

能够和镇岳王一起行动,这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情。

没有再耽搁,木晞带着姜谈云二人,追上苏奕他们,一起朝血荼妖山深处行去。

“小王爷,之前你说围困我二人的是阴煞门的人,难道这邪道势力又死灰复燃了?”

路上,姜谈云不禁问道。

他是崆峒学宫大长老,肤色黧黑,威严刚正。

“不错。”

木晞随口道,“据我得到的消息,阴煞门似乎掌握了不少和血荼妖山这场异变有关的秘辛,此次他们出动了一批极其厉害的大人物一起行动,明显是图谋甚大。”

“像刚才的控尸道人钟爻,便是阴煞门总舵九位长老之一,一个宗师四重的狠毒角色,精通控尸之术,凶名昭著。”

闻言,姜谈云和卢长锋皆露出凝重之色。

他们之前就差点遭遇灭顶之灾,一想到接下来还会碰到阴煞门的那些狠茬子,心中也不免凛然。

“阴煞门……”

苏奕若有所思。

和倾绾身世有关的那块魂玉,就是呼延海从这血荼妖山深处带出来。

而前不久的时候,苏奕已经得知,身为衮州分舵舵主的呼延海,应邀前往阴煞门总舵,据说是要图谋一桩大事。

如今,阴煞门的人又出现在此地,这一切很容易就让苏奕做出一个推断——

阴煞门所图谋的大事,恐怕就在这血荼妖山深处!

并且,呼延海极可能也参与了进来!

“若如此,这就好办了,或许当查探到血荼妖山深处异变的真相时,也能顺藤摸瓜,查出一些和倾绾身世有关的事情。”

苏奕暗道。

半个时辰后。

远处血雾弥漫的山野间忽地掠出一道身影。

这是一名黑袍中年,燕颌虎须、刚毅的面颊如刀凿斧刻般棱角分明。

正是星崖学宫大长老濮邑,宗师四重巅峰存在!

“小王爷,据此三十里之外,有着一条巨大的沟壑,阴煞门的人如今就驻扎在那一条沟壑附近。”

濮邑上前见礼。

木晞点了点头,给濮邑介绍宁姒婳、苏奕等人的身份。

众人一一见礼,略一寒暄,便继续朝前行去。

天地间血煞浓郁,如若化不开的雾霭。

抵达这里后,天地寂静压抑,静得可怕,一路上再没有遇到任何一只妖兽。

一行人皆警惕起来,将各自兵刃握在手中,谨慎小心。

就是镇岳王木晞,也把那一杆金色战矛握在手中,不敢大意。

唯独苏奕似浑然不觉,负手于背,仪态悠闲。

这样的神态,让姜谈云颇感觉刺眼,皱眉提醒道:“苏公子可莫要大意,这地方凶险莫测,万一发生什么变故,我等就是援手,怕也来不及相救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