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八十八章 机缘(1 / 2)

“老家伙,那该不会是载星船吧?”

群仙剑楼遗迹附近的海域深处,葛谦瞳孔一缩。

远处海面上,掀起惊涛骇浪,一片璀璨的星光涌现,照亮那片幽暗阴沉的夜空,清辉如梦幻般飘洒。

仔细看,那赫然是一艘三丈小船,形似莲舟,载满了清冽明亮,璀璨无匹的星光。

“快,运转玄武闭息诀!”

老家伙的声音在识海中响起,火急火燎,气急败坏大骂,“他妈的,这鬼地方怎么越来越诡异了!”

这次其实不必他提醒,葛谦就已运转此功,将一身气息尽数收敛。

让葛谦暗松口气的是,那一艘载星船远远地,便停止不动,唯有船上散发出的清冽星辉,照亮那片天与海,神秘而诡异。

然而,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幕,却又让葛谦心寒,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
就见西南方向上,一片血色雾霭悄然弥漫,一座神秘的千丈白骨宝塔,在其中若隐若现。

东部海域上,那一头九丈高的白色巨猿去而复返,其肩膀上,还坐着那一名女扮男装的女子。

东北海域上,则有一座诡异的岛屿悄然挪移而来,岛屿上亮着成百上千的碧绿灯笼,有幽冥般的恐怖景象一一浮现。

“早知道,我就早些撤了……”

葛谦唇角抽搐,后悔得肠子都青了。

今晚发生的这一幕幕,实在匪夷所思,透着诡异和反常,让人不寒而栗。

识海中,那老家伙也心中发毛,讪讪道:“哎,小场面而已,老夫当年,见过的大场面多了去,眼下这种局势,也不过尔尔。莫紧张,真发生什么不测……”

老家伙深呼吸一口气,一咬牙,恶狠狠道:“咱们就逃呗!”

葛谦:“……”

他已无力腹诽了。

真到了节骨眼上,这老家伙比自己还怂!

与此同时,白色巨猿肩膀上,手握羽扇的女子也露出一抹凝重之色,喃喃道:

“有些不对劲,这乱灵海中的禁忌事物,除了那葬灵山之外,似乎都被这群仙剑楼遗迹吸引来了……莫非,这遗迹中发生了某种惊变?”

刚说到这,她美丽的眸骤然一凝,就见西南方向上,一片滔天的灰色雾霭横移而来。

雾霭深处,是一座大山,足有千丈高,其上覆盖着四条粗如蟒龙般的黑色锁链。

每条锁链皆捆缚着一具诡异的古尸。

葬灵山!

这一刻,乱灵海上的四大禁忌事物,竟全部到齐,汇聚在群仙剑楼遗迹附近区域中,静止不动,似乎都在等待什么。

原本汹涌着惊涛骇浪的海面,都变得寂静,风平浪静,连一丝风声都没有。

“师尊,我们怎么办?”

白色巨猿毛骨悚然,远远看着那葬灵山、白骨宝塔、载星船和不归岛,让它都有窒息之感。

“再看看,接下来发生的,一定很有意思!”

稳了稳心神,女子目光看向了群仙剑楼遗迹的入口,道,“若真发生什么危险,我们直接冲入其中便可。”

时间点滴流逝。

压抑寂静的氛围,弥漫在这片海域。

而群仙剑楼深处,那一座恢弘的殿宇内。

大殿极广阔,由三十六座石柱撑起,四面墙壁上,镶嵌着一盏盏青铜宫灯,灯烛长明,历经无尽岁月变迁也不曾熄灭,照得大殿一片煌煌明亮的景象。

苏奕目光一扫四周,就望向大殿深处。

大殿尽头,是一座九层玉台,玉台之上只孤零零摆设一张蒲团。

“一阶一重天,坐于玉台之上,便如高坐九天之上,坐而论大道,这等格局,倒也不俗。”

苏奕信步走了过去,就见那九层玉阶上,每一层皆镌刻有神妙的道纹图腾,弥散出晦涩的禁阵波动。

略一打量,苏奕就辨认出,这是由皇境人物所篆刻的“道纹结界”,属于极恐怖的禁阵之力,只有皇境人物掌控的皇道力量,才能布置。

不过,历经无尽岁月的变化,这九层石阶上的道纹结界力量,早已快要消耗殆尽,只剩下微弱的气息波动。

“苏公子你看,那蒲团前边,放着一个玉盒!”

花信风激动开口,说着,就要迈步走上去。

“慢着。”

苏奕一把拽住她胳膊,拖到了自己身边,“你若就这般踏上去,怕是瞬间就会魂飞魄散。”

花信风一怔,旋即惊出一身冷汗,道:“这石阶上有禁阵?”

“不错,并且若我没猜错,应该是群仙剑楼祖师浑天妖皇亲手所布置,哪怕此禁阵的力量已所剩无几,可要杀死灵道之下的修士,也是易如反掌。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