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四十一章 为你送终(1 / 2)

苏弘礼透着愤怒的咆哮,激荡天地。

看着他那般失态,众人都不禁唏嘘。

之前时,这位苏家之主何等强大,无论是道行,还是手中的底牌,皆超乎想象的强大。

可现在,当那堪称旷世的一柄凶剑舍他而去,他彻底失控了,歇斯底里,愤怒如狂!

这一幕变化,任谁能不唏嘘感叹。

唰!

苏弘礼身影暴掠而出,朝苏奕冲去。

他神色铁青可怕,眼眸爆绽寒芒,探手朝那一柄凶剑抓去。

无疑,他想要夺回此剑。

苏奕眼神淡然,挥动玄吾剑。

轰!

如若远古神山般的大五行镇域剑意涌现。

苏弘礼还未靠近,便遭受极可怕的压迫,躯体一滞,差点从虚空中栽落。

便在此时,苏奕隔空一抓,便将苏弘礼攥了过来,一巴掌抽了过去。

啪!

苏弘礼脸颊红肿塌陷,嘴被打得稀巴烂,鲜血流淌。

“你……”

苏弘礼狂怒,刚要说什么。

啪!

苏奕又是一巴掌抽下去,耳光脆响,苏弘礼脑袋发懵,眼前直冒金星。

“一口一个孽子,你也配当我苏某人的父亲?”

苏奕眼神冷淡。

全场寂静,鸦雀无声。

谁都看出,苏弘礼失去那柄旷世凶剑后,在苏奕面前,已是完全被压制!

“父亲——!”

苏家内,苏伯泞悲痛大叫,目眦欲裂。

众目睽睽之下,他的父亲被苏奕毫不客气抽耳光,这让他焉能不怒?

游青芝也气得浑身哆嗦,俏脸铁青,牙齿都快咬碎。

苏家上下所有人,都已呆若泥塑,手脚冰凉,完全无法接受这样一幕。

“这一战,着实让人难以预料啊……”

寂河慨叹,眼神变幻不定。

他身边的云钟启、使风流、火松真人等陆地神仙,内心也无法平静。

苏弘礼的强大,就已让他们胆寒。

而苏奕展露出的手段,甚至让他们都被惊吓到!

月诗蝉、葛长龄等人皆松了口气,只是眉宇间兀自残留着一丝丝的震撼。

这一战持续到现在,总算有尘埃落定的迹象。

只是,谁也没想到,面对那般强大的苏弘礼,苏奕竟犹能占据绝对优势。

到现在甚至不曾负伤!

这简直就像个奇迹。

木晞、濮邑他们都笑了,悬在嗓子眼的心放回肚内,浑身都放松下来。

唯一的遗憾,或许就是那道袍老者的死,太过便宜了。

远处观战者们,兀自还不曾从震撼中回过神,以至于,让此时的气氛也是寂静之极。

此时,苏弘礼浑身哆嗦,怒发冲冠。

他嘶声大叫:“裂紫(孽子)!泥争里为泥应惹(你真以为你赢了)?”

苏奕怔了一下,才反应过来苏弘礼说的什么,实在是,苏弘礼嘴巴稀烂,话都说不囫囵了。

啪!

苏奕毫不客气,又一把抽在苏弘礼脸上,淡淡道:“我自然知道,你真正的底牌,不是这把凶剑,否则,你以为我为何还不动手废了你?”

葛长龄曾告诉过他,当年他的母亲叶雨妃身上,带有一件极为诡异危险的魔宝。

苏弘礼极可能就是因为这件魔宝的缘故,让得自己性情大变。

至于那柄凶剑,乃是封禁在暗罗妖山深处那一座九丈剑冢内的宝物,只能算是苏弘礼的底牌之一。

“哈哈,哈哈哈!”

闻言,苏弘礼忽地大笑起来,眼神中涌现疯狂之色。

几乎同时,苏奕感受到一股极度危险的气息,毫不犹豫将苏弘礼扔了出去。

轰!

就见苏弘礼身上,骤然暴涌出滚滚乌光,激射九霄,蔓延那片虚空。

本以为这一场战斗就将落幕的人们,当看到这一幕时,都不禁悚然一惊。

这苏弘礼竟还有底牌!?

苏家内,游青芝、苏伯泞等苏家族人,则差点喜极而泣,一个个都激动起来。

仿似即将溺死之人,重获希望!

轰隆!

天地震荡,以苏弘礼的身影为中心,滚滚乌光魔气翻腾,遮天蔽日。

众人皆看到,苏弘礼眼瞳变得猩红而淡漠,连一头长发也变成如血般的赤色。

而其身上的气息,则冰冷恐怖,一如来自幽冥深处的神魔般,强大无边。

“这……”

那些陆地神仙都色变,被这一幕惊到。

之前苏弘礼窃取那道袍老者的生机,执掌旷世凶剑时,那等威势已可怖之极。

可现在的苏弘礼,竟比之前还要强大一筹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