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四十六章 拉下水(1 / 2)

秋水崖上,还有四位红莲教的玄照境皇者,以及一些红莲教请来的宾客。

一个个惊骇欲绝。

原本,他们已经打算逃走,可还不等他们行动,就被月百龄的气机牢牢锁定,皆不敢动弹。

他们皆是玄照境修为,一旦被玄幽境人物的气机锁定,就和麋鹿被猛虎盯上也没区别。

谁动谁死!

月长天、月水寒等人,则心潮澎湃。

一人一剑,弹指杀敌,一如天上剑仙,世间哪得几回见?

那般风采,一如遗世独立!

“原来,苏道友说的是真,对他而言,这……这的确就像是在解决一场小麻烦……”

月云山喃喃。

他想起从千漩星路上返回时苏奕曾言,这一场针对月氏一族的杀劫,只不过是一桩小麻烦,随手可灭。

当时,月云山根本就没放在心上,只当苏奕是在安抚自己。

哪曾想……

这一切竟成真了!

“归根到底,还是我格局小了……”

月云山唏嘘。

“若让燕素霓长老见到这般剑道风流儿,怕是非穷尽一切办法与之切磋一场不可。”

羽衣男子失神。

燕素霓,九极玄都第一剑修!

名满大荒诸天的绝代“女剑仙”,风华盖世,足以震烁万古。

便是九极玄都那位皇极境“道祖”,都盛赞燕素霓之才情,当称大荒道门第一,几可与苏玄钧弟子青棠争奇斗艳!

当然,这番评价是在很久以前。

而在五百年前,随着玄钧剑主离世,在大荒天下,“青棠女皇”独掌太玄洞天,称尊于世!

论声望、论底蕴、论道行,燕素霓已再难去和青棠女皇争奇斗艳。

可即便如此,燕素霓也是大荒诸天一等一的女剑仙,足以令当世大多老辈皇者黯然失色。

而羽衣男子此刻拿苏奕和燕素霓相比,已是极了不得的评价。

只可惜,他脑补的有些歪了……

锵!

苏奕收剑,折身从虚空中飘然而来。

他没有理会那些面如土色的红莲教等人,朝远处立着的羽衣男子招了招手,“过来。”

羽衣男子一呆。

随手召唤这个动作,对他这等来自九极玄都的角色而言,无疑显得极为傲慢和无礼。

可羽衣男子却不敢流露内心想法,他稳了稳心神,迈步虚空,来到苏奕身前,拱手道:“不知阁下有何赐教?”

苏奕随口道:“你是被月诗蝉请来帮忙,还是奉他人之令?”

羽衣男子虽感到困惑,但还是答道:“月诗蝉向我派大长老求助,于是,大长老便派遣我前来帮忙。”

苏奕哦了一声,道:“身为九极玄都的皇者,既然是奉命而来,就代表着宗门的立场,你觉得,你今天的表现如何?”

羽衣男子顿时有些错愕,感到一阵不自在,这家伙竟是打算训斥自己?

不等他回答,苏奕已自顾自道:“说句不客气的话,就凭你今天那色厉内荏的举动,已让你们九极玄都蒙羞。”

在场众人皆倒吸凉气,谁也没想到,大战过后,苏奕竟会把羽衣男子叫到身前训斥!

再看羽衣男子,脸颊已涨红起来,颇为难堪。

“一个来自红尘魔宫的玄幽境而已,你倘若誓死捍卫宗门立场,不惜一切去帮月氏一族出头,你觉得,那名叫莫横天的老杂毛真敢杀你?”

苏奕的确有些不悦。

这羽衣男子本是奉命而来,代表着九极玄都,原本足可以凭借其宗门威势,迫使敌人让步和妥协。

可偏偏这厮表现太过软弱和不堪,面对莫横天的威胁,竟捏着鼻子选择了退让了!

他这一步让出,可就把月氏一族坑惨了!

今天若不是他苏玄钧适逢其会,月长天必死无疑!

羽衣男子被斥责得颜面都有些挂不住,辩解道:“他纵不敢杀我,但在道行上终究压我一头……”

苏奕打断道:“你也清楚,他不敢杀你,可偏偏你却退让了,你可知道,这会害死诗蝉姑娘的父亲?”

羽衣男子脸色阴晴不定。

“你的退让,也让你们宗门威严蒙羞,今日之事若传出去,除了你丢人,更会被世人认为,你们九极玄都很窝囊,亏你们还是大荒第一道门,连一个红尘魔宫的老东西都能把你们吓得退让!”

苏奕言辞毫不客气,把羽衣男子训斥得羞愤欲死,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。

月百龄等人见此,内心不由产生共鸣。

仔细一想,这前来帮忙的羽衣男子,表现得的确太软弱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