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六十八章 恰好路过(1 / 2)

锵!

剑吟如潮,骤然在这恢弘寂静的大殿内响彻。

清影剑如若夜色下乍现的一抹空灵月光,落入苏奕骨节分明的白皙右手之中,随着手腕转动,横空一刺。

虚空骤然撕裂出一道笔直裂痕,无匹凌厉的剑气迸发之下,恍如一抹凿破空间的流光乍现,照亮整座大殿。

那瘦小老者心中发寒。

作为羽化剑庭的玄幽境后期存在,他一生历经不知多少生死血战,当这一剑刺来,他第一时间察觉到危险!

根本顾不得他想,瘦小老者舌战春雷,周身爆绽出刺目的金芒,一股山崩海啸般的恐怖法则威能,随之从其身上迸发而出。

“开!”

瘦小老者袖袍鼓荡,一口金灿灿的道剑当空掠出。

轰!

道剑之上,涌现出惊世般的毁灭波动,直似一轮金色大日狠狠砸下。

铛!!!

爆鸣响彻,狂暴的大道波动肆虐扩散。

瘦小老者身影如遭神山撞击,不受控制地朝后连退九步,每一步落下,他脸色就苍白一分,大殿随之猛地震颤一下。

当他站稳脚步时,大殿内的座椅和摆设,皆早已被毁灭般的力量洪流碾碎,化作齑粉飘洒。

而那一口金灿灿的道剑,则被震得倒射出去,插入大殿尽头的墙壁中,剧烈哀鸣颤抖!

轻描淡写的一剑之间,劈得一位玄幽境老怪物退后九步,道剑脱手而飞!

那恐怖的力量,让洪山峰身心皆颤,彻底色变。

“竟愚蠢到动用十方剑经的绝学……这可是我师尊当年赐你们羽化剑庭的剑道传承啊。”

夜落感慨。

很久以前,羽化剑庭只是一个名不见传的小门派,而羽化剑庭的开派祖师,则仅仅只是师尊身边的三十六个记名弟子之一!

也正是依仗师尊的威势和庇护,羽化剑庭才能一步步崛起,成为这大荒九州的六大道门之一!

可在师尊当初转世之后,这羽化剑庭却跟随毗摩一起,杀入太玄洞天,更诬蔑师尊曾盗走他们的至高传承“十方剑经”,这……何其可笑?

“快喊人!”

瘦小老者大吼。

他须发怒张,穷尽一身道行,直似拼命一般,催动那一口被震飞的金色道剑,朝苏奕杀来

洪山峰哪敢怠慢,第一时间祭出一口黄铜道钟。

只是,就在他刚准备催动此宝的时候,一道震天般的碰撞声骤然响彻。

就见那瘦小老者,被一剑劈飞出去,身影还未落地,就在半空轰然爆碎,血洒虚空。

连元神都被这一剑震得粉碎!

这位羽化剑庭的太上长老人物,竟是在正面硬撼之中,被苏奕的剑道力量活生生震死!

那霸道<x>血腥</x>的一幕,让夜落都不由震颤。

这才多久没见,师尊的道行竟比当初在幽冥界时强大了不知多少!

“师叔!”

洪山峰发出悲恸的大叫,眼睛发红。

这位羽化剑庭的掌门人物彻底失控了,狠狠催动手中黄铜道钟。

铛!!!

一股宏大钟声传出,响彻羽化剑庭上下。

苏奕一手拎剑,没有阻止。

他自始至终立在那,淡然从容。

早在玄照境中期时,灭杀玄幽境层次的角色,对他而言已不再是什么难事。

更别说,他前不久刚炼化一股玄黄母气,修为已突破至玄照境后期,一身道行也随之发生惊人的蜕变。

“不管你们是谁,今天你们统统得死——!”

洪山峰嘶声发狠。

不过,说话时他却远远避开,祭出诸般宝物,防御在身影四周,根本就不敢去和苏奕硬拼。

这让夜落一阵鄙夷,堂堂羽化剑庭掌教,就这点出息?

很快,一阵嘈杂的声音在大殿外响起,并伴随着急促的破空声。

“何方鼠辈,敢闯入我羽化剑庭行凶?!”

一道沉浑的大喝响彻,伴随声音,虚空骤然轰鸣,一个身着道袍,身影高大的老者率先暴冲而至,进入大殿。

而在其身后,跟随着一众男女,皆气息恐怖,杀气腾腾。

最弱的都有玄照境修为,而那为首的道袍老者,更是一位玄幽境后期存在,一身威势恐怖滔天!

当看到大殿内的景象,道袍老者一行人的目光第一时间锁定在苏奕、夜落两人身上。

恐怖的杀机随之在这座大殿内肆虐而开。

大殿深处,洪山峰精神一振,顾不得其他,大叫道:“快,一起动手!杀了这两个贼子!”

根本无须他提醒,道袍老者一行人已察觉到不妙,甫一抵达,就毫不犹豫直接出手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