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百三十九章 黑云压城 见证者现(1 / 2)

灵轮境,已是皇境之下最巅峰的境界。

无论是在苍青大陆,还是在其他世界位面,灵轮境强者,皆称得上是一方大势力的脊梁。

在皇者不出的情况下,以灵轮为尊!

而蒲觉这等灵轮境人物,则已经堪称是同境中的一流人物,以后都能去筹谋证道为皇的机会!

然而如今,他却在和苏奕的对战中有被压制的迹象,这让蒲素蓉如何不惊?

正因如此,当听到苏奕开口,她毫不犹豫做出决断,让其他四位灵轮境人物一起出手!

这四人,三男一女,清一色是灵轮境强者,身影一闪,第一时间就来到了那高空之上。

一个个气势滔天!

然而就在此时——

蒲觉眉头一皱,出声阻止道:“此战到此为止!”

字字沉凝,响彻天地。

全场愕然。

蒲觉已经收手,神色复杂中带着一丝钦佩,叹道:“苏道友才情旷世,实力深不可测,以道行论高低,我亦不如。”

一番话,让得在场观战者皆骚动不已,难以置信。

那四位灵轮境存在皆默然。

蒲素蓉心生不甘,道:“蒲觉长老,你还不曾……”

蒲觉摇头道:“不必再说。”

他目光看向苏奕,道:“不知道,苏道友是否接受我认输?”

这位实力足以在明空界灵轮境强者汇总跻身前五的顶尖人物,显得极为坦荡。

便是认输,都堂堂正正!

可越是如此,越让远处观战者心中震动。

若有获胜的机会,蒲觉焉可能会就此收手?

而在蒲觉心中,是否已断定,哪怕他和其他四位灵轮境人物一起出手,最终也讨不到便宜?

苏奕深深看了蒲觉一眼,道:“进退有度,当断则断,拥有此等心智和气魄,无怪乎能够在炼体一道上拥有今日成就。”

这一瞬,蒲觉浑身一僵,凭生一种错觉。

仿佛面对的不是一个风华正茂的少年,而是一个和自家皇境老祖一样的恐怖存在,轻易都能洞察到自己的心神!

但很快,这种感觉就消失。

便见苏奕继续道:“既然认输,我也不为难你们,不过接下来你们倘若再出手,可别怪我不客气。”

蒲觉微微稽首,道:“道友放心。”

说罢,他带着其他四人,折身返回地面。

“又败了……”

蒲素蓉苦涩,内心很不是滋味。

“收拾好心情,等着看好戏吧。”

蒲觉传音道,“今日此地,将有一场针对苏奕的大杀劫上演。”

蒲素蓉一怔。

她抬眼望去,就见暮霭沉沉,天地苍茫,极远处的九鼎城城门附近,人影幢幢,早汇聚了不知多少人。

而后,蒲素蓉想起苏奕之前曾说过的话。

最近这些天,一直有人在关注苏奕的动静,打算在其渡劫时,趁其不备,进行干扰和破坏!

同样,苏奕之前也曾说,他马上就要渡劫了!

如此一想,蒲素蓉这才猛地意识到,蒲觉这次认输,明显不像表面那般简单。

“你这是要借刀杀人?”

蒲素蓉传音问。

“错了,在大道争锋上,我的确不是苏奕的对手,我便是认输,内心也并无不甘。”

蒲觉传音道,“归根到底,我只是不想无意间成为破坏苏奕破境的急先锋,让苏奕那些敌人捡便宜。”

“走吧,我们先离开这个是非之地。”

说着,他已迈步朝远处行去,“待会,当苏奕渡劫时,好戏就要上演了。”

一行人很快离开这片区域。

苏奕没有阻拦。

他返回小山丘上,收起藤椅,对翁九说道:“你也离开此地,去和老瞎子他们汇合,遇到危险就躲入城中。”

翁九忧心忡忡道:“苏道友,你干脆还是返回城中渡劫吧。”

他也察觉到,城外这片区域中,暗流涌动,风雨欲来,明显和以往不一样。

“于渡劫之时杀敌,岂不快哉?”

苏奕笑了笑,“更何况,我若不给他们机会,以后他们说不准还会闹出多少幺蛾子。”

这些天,他虽在这座小山丘静修,但并非对外界的动静一无所知。

也早就察觉到,九鼎城附近出现了不少可疑之辈,大致也能推断出,对方是为何而来。

归根到底,还是苍青之种太过诱人了!

“原来,道友早有打算。”

翁九眼神变得异样起来。

他这才意识到,苏奕似乎是在以自身为诱饵,之所以要在此渡劫,就是为了引诱出那些潜藏的敌人!

虽然,这种做法太过冒险和大胆,可依据翁九对苏奕的了解,却很清楚,苏奕既然敢这么做,定然是有着足够的把握。

更何况,哪怕发生什么意外,苏奕只要逃到九鼎城,凭借九鼎镇界阵的力量,足以化解凶险!

想到这,翁九不再迟疑,辞别而去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