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百七十章 本尊(1 / 2)

叶伯恒的话语很刺耳。

话中的意思,让叶天渠和涂镛都感到不舒服,眉头齐齐皱起。

“混账!你怎么说话呢?”

叶天渠厉声训斥,“快向这位道友道歉!”

叶伯恒倔强道:“我说的是实话。”

叶天渠脸色都阴沉下来。

一直冷眼旁观的苏奕忽地说道:“你既然敢说实话,为何不把你昨晚做过的事情,和你父亲说一说?”

叶伯恒怔了一下,旋即脸色微变,道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“敢做,就要敢当,我给你一个洗心革面的机会,若非要我来揭破,那你将再没有赎罪的机会。”

苏奕随手拿出藤椅,坐在凭栏一侧,拿出酒壶,惬意地畅饮起来。

见此,叶天渠心生疑虑,皱眉看向叶伯恒,道:“昨天晚上,你做了什么?”

涂镛也将目光看向叶伯恒。

叶伯恒压力骤增,神色明灭不定。

半响后,他深呼吸一口气,道:“父亲,还记得之前我说的么,无论我做什么事情,断不会让您和镛叔遇到危险。”

叶天渠已意识到什么,脸色难起来,一字一顿道:“我在问你,昨晚你做了什么!!”

声色俱厉。

那毫不掩饰的怒意,惊得叶伯恒脸色发白,浑身一颤。

长这么大,他还从没见过父亲如此动怒!

只是,叶伯恒却感到无比委屈,咬牙说道:“我承认,我昨晚和血雉妖族的‘项恬’姑娘私会过,但我和她谈的事情,是为了咱们好!”

叶天渠脸色彻底变了,气得脸颊铁青,“你这孽子,竟敢去勾结敌人!!”

啪!

一巴掌狠狠抽在叶伯恒脸上,打得他一个趔趄,蹲坐在地,半边脸颊红肿淌血。

涂镛见此,连忙劝阻道:“大人息怒,还请让公子说完事情来龙去脉。”

叶天渠咬牙切齿道:“还有什么可说的,刚才你也看到了,那黑裙女子本正是来自血雉妖族!”

他深呼吸一口气,眼神冰冷,道:“之前我还奇怪,我们此次行动,根本没有走漏任何风声,为何那黑裙女子一行人,却在昨天时候登上了这艘云楼宝船。现在,我才总算明白,原来是这孽子在作祟!!”

叶伯恒擦了擦唇角血渍,眼神倔强依旧,道:“父亲,我可以发誓,我这么做,也是为咱们好!断没有任何背叛之意!”

“项恬姑娘早告诉我,如今的天琊城内,宗族主脉处境堪忧,朝不保夕,我们即便带着那件宝物前往,也是凶多吉少。”

说着,他从地上爬起身体,道:“我劝过您多次,不要掺合到这一场风波中,可您根本就不听!”

说到最后,叶伯恒显得很生气、很委屈。

见此,叶天渠气得目眦欲裂,道:“所以,你就和他妖女联络,要来一起对付我?”

叶伯恒摇头道:“父亲,您误会了,昨晚项恬姑娘已经答应,只要我们交出那件宝物,就断不会为难我们,并且答应……”

“答应什么?”

涂镛问道。

叶伯恒低着头,道:“我喜欢项恬姑娘,她也喜欢我,她说以后……会和我结为道侣的……”

说到这,他眉梢浮现痛苦之色,目光猛地看向苏奕,恨声道:“可是,此人刚才却杀了项恬姑娘!”

而听到这番话后,叶天渠气得眼前发黑,再忍不住剧烈咳嗽起来,唇中淌出一缕血渍。

涂镛顿时紧张起来,“大人息怒!”

叶伯恒也色变,道:“父亲,我之前所说,句句属实,并且敢对天发誓,所做这一切,都是为了咱们的安危着想!您……您可千万别再生气了……”

叶天渠急促喘息,又是痛心,又是愤恨。

可看到自己儿子那关切的神色,满腔的愤怒无处宣泄,一时竟说不出话来。

将这一幕幕尽收眼底的苏奕,不禁暗自摇头。

这叶伯恒,看似一腔好心在为其父做事,实则就是个被人玩弄的蠢蛋,可悲可叹。

换做自己是这小子父亲,怕也非气得吐血不可。

“道友,家门不幸,让你见笑了!若有得罪之处,还望见谅。”

叶天渠长叹一声,朝苏奕躬身见礼,满脸萧索和苦涩。

苏奕摆了摆手,道:“你儿子心肠不坏,就是太蠢了一些。”

一句话,让叶伯恒气得怒火直冒。

苏奕淡然道:“不服?那你可知道,这女人有多高的修为?”

叶伯恒皱眉道:“你这是何意?”

叶天渠和涂镛对视一眼,也有些惊疑。

就见苏奕继续道:“你是否又知道,刚才死掉的,仅仅只是那女人的一道分身?”

叶伯恒如遭雷击,失声道:“这……”

苏奕眼神怜悯,道:“什么都不知道,还满腔热血以为能够和对方结为道侣,以为只要对方一个承诺,就能换来你所谓的平安无事,你不是蠢……又是什么?”

叶伯恒面色大变,刚欲辩驳。

苏奕已收回目光,道:“等着吧,那女人的本尊用不了多久就会找来,到时候,一看便知。”

此话一出,叶天渠和涂镛也不由色变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