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百七十七章 火尧之戾(1 / 2)

断魂岭。

一座宫殿内。

顾自明在焦急地等待。

忽地,虚空泛起一圈圈涟漪,一道身影凭空出现。

一袭火红道袍,面如冠玉,正是火尧。

“师叔!”

顾自明惊喜,上前稽首见礼。

“不必废话,把之前发生的事情告诉我。”

火尧淡然开口。

他负手于背,身影笔直,一举一动,透着超然之意。

那番做派,隐隐和苏奕有三分相似。

只不过,火尧虽看似淡然,可眼眸开阖时,不经意会流露一股慑人的霸道张扬气焰。

“是!”

顾自明不敢迟疑,将之前发生的一切和盘托出。

认真听完,火尧眼眸深处已涌起丝丝缕缕炽热亢奋的光泽。

面对四个玄幽境角色的围困,兀自能只手翻风云,从容而退,一路上,更能以灵轮境修为,于一众皇者中杀出重围!

放眼诸天上下,纵观古今,此等逆天之举,绝对堪称绝无仅有!

“此子逃往何处?”

火尧没有再过问细节,直接开口。

顾自明连忙取出一块绯红色浑圆玉盘,双手呈上,“师叔,之前在和那苏奕搏杀时,我曾将一缕‘无影香’粉尘留在那苏奕身上,您只需凭借这块‘无影盘’,就能够感应到那苏奕的踪迹。”

火尧微微颔首,抬手将绯红玉盘收起。

他正准备离开,忽地想起什么,眼眸望向顾自明,道:“有关此子的来历,你可告诉其他人?”

顾自明躯体一僵,低声道:“师叔放心,除了那四个玄幽境老家伙,再没有人知道和苏奕有关的事情!”

火尧嗯了一声,道:“你做的不错。”

声音还在回荡,火尧的身影倏尔化作一缕缕光焰,凭空消失不见。

顾自明这才如释重负般,微微挺起了弯着的脊梁,也是此时,他才发现自己背后衣襟被冷汗浸透。

“师叔他老人家的威势越来越可怕了……”

顾自明心悸。

谁能想象,五百年前的时候,师叔还不曾证道皇境?

谁又敢想象,在过往岁月中,师叔被视作是玄钧剑主麾下九大真传中,最愚钝的一个弟子?

可如今,弹指五百年,师叔已是玄幽境中的巨头!!

……

天穹上,冰月皎洁。

苏奕跋涉在一片灰濛濛的山河之间。

四野黑暗,藏着不知多少诡异恐怖的危险力量,就是皇者也不敢轻易闯入这一片地带。

可苏奕却似闲庭信步,一路穿行其中。

在他手中,擂仙槌泛着淡淡的永夜光泽,化作无形的力量涟漪,也让他这一路如履平地,无惊无险。

“再有数百里之地,当可抵达‘仙葫山’了……”

跋涉中,苏奕抬眼眺望四周,大概判断出自己置身何地。

仙葫山位于葬道冥土中的一座神秘未知之地,此山形似一个巨大的葫芦,常年缭绕在淡淡的白色霞光中。

故而被称作“仙葫山”。

而世人不知道的是,这葬道冥土最为神秘的“转生台”,就位于仙葫山上!

只不过,哪怕有人能够抵达仙葫山,几乎也不可能找到“转生台”。

那地方太过神秘,若无法掌控一些和轮回有关的奥秘,便是修为再高,都无法得见其真容。

而此次,苏奕将“转生台”视作证道为皇之地!

忽地——

在虚空中飞掠的苏奕似察觉到什么,凭虚顿足,深邃的眼眸望向远处一座大山之巅。

那里,不知何时出现了一道身影。

一袭火红道袍,负手于背,抬头望着天穹,皎洁如雪的明月洒下清冽的月光,衬得那笔直的身影尽显超然之意。

苏奕眉头微挑,很意外!

与此同时,那火红道袍的身影转过身,目光如若一抹炫亮的闪电般,划破长空,遥遥看向苏奕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