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百八十九章 师尊!(1 / 2)

目送苏奕拎着顾自明消失在远处天边,在场众人皆失魂落魄。

之前的交锋,虽在眨眼间就落幕,可苏奕展露出的战力之恐怖,则让他们这些来自大荒的皇者皆感到恐惧和绝望。

直至此刻,都不禁有劫后余生的恍惚之感。

“这姓苏的究竟是谁,简直也太可怕了……”

上官杰脸色煞白。

他是毗摩门徒,更是一位皇者,在大荒九州也颇负名气。

可是此刻,内心只感到说不出的恐惧。

“之前,他问我们可知晓他的身份,莫非……这姓苏的身份另有玄机?”

倪霜喃喃。

“我想起来了!”

猛地,成天昆大叫起来,“诸位可还记得刚才出现的那一场诡异大劫?若不出意外,极可能就是那姓苏的所引起!否则,他怎可能一举拥有皇境修为?”

闻言,众人都不禁倒吸凉气,彻底傻眼。

之前那一场诡异大劫爆发时,他们都在做推测,因为此劫过于禁忌,简直亘古未有,仅仅是那等劫难气息,就令他们感到惊慌无助。

故而,他们都不禁怀疑,那极可能是一场亘古罕见的玄幽境大劫,甚至不排除是某个老怪物所引来的玄合境大劫!

可谁也没想到,这等诡异禁忌的劫难,会是一场成皇之劫!

“怪不得他战力会那般逆天,能够从那等诡异的一场大劫中活下来,简直非人哉!”

有人失神自语。

……

六道天窟内。

当看到那四位玄幽境大能出现,夜落眉头紧锁。

他语气森然道:“你们也打算掺合我太玄洞天的事情?”

“道友,我们皆是奉命行事,还请莫要让我们为难。”

为首的玄袍老者轻叹开口。

火尧神色冷酷,道:“师弟,你也看到了,若是动手,只会伤到你自个。而我早说过,等返回大荒时,大师兄自会告诉你想要的真相,为何非要在此刻与我对峙?”

锵!

一缕厚重的剑吟响彻。

夜落身前浮现出一口暗哑无光的黑色木剑。

他神色淡漠,轻轻将木剑握在右手,一身气息骤然间变得肃杀凌厉,那恐怖的威势,也是随之扩散而开。

他眸子如电,扫视火尧等人,道:“今日,除非你们能杀了我,否则,谁也别想从我眼皮底下逃走!”

“死脑筋!!”

火尧气得破口大骂,“知道我为何之前让你留在永夜之城吗?就因为你性情太拗!”

夜落神色愈发淡漠,唇中轻语道,“我只是不想再让师尊失望了。”

声音低沉,却尽显决然之意!

火尧眸子中杀机一闪,道:“但你真的让我失望了!!”

愤怒的声音还在回荡,火尧悍然出击。

轰!

他衣袍鼓荡,火焰法则滔天,抬手斩出一道霸烈无边的剑意,朝夜落斩去。

其他方向上,四位玄幽境大能彼此对视一眼,皆同一时间出击。

玄袍老者催动雪白拂尘,掀起一片耀眼的星辉。

彩衣女子手握一条金灿灿的长鞭,抬手一砸,长鞭带起漫天金色涟漪,震碎虚空,鞭挞而去。

须发如戟的粗犷男子挥动一杆黑色大戟,势大力沉,裹挟刺目绚烂的黑色雷霆,一击之下,雷霆如瀑垂落。

而那白发如雪的青年,则祭出一柄厚重雪亮的战刀,纵身前冲,挥刀怒斩。

轰隆!

刹那间,这巨大洞窟光霞暴涌,杀伐气肆虐扩散。

面对这等围攻,夜落神色也不由变得凝重起来,他毫不犹豫挥动手中木剑,与之硬撼。

一场大战就此爆发。

夜落很强!

他的剑道凌厉缥缈,泼洒如流光,迅捷如雷霆,每一道剑气,皆烙印着璀璨如烈日般的法则力量。

尤其当他全力展开战力,那等通天的剑道造诣,远超当世玄幽境人物。

事实上,在大荒九州,夜落的确已经是立足刹在玄幽境最顶尖的一位剑道皇者,令得一些活了不知多少岁月的老古董都自惭形秽。

曾有“点金阁”的一位老人评点,言称夜落之剑道,隐然有其师玄钧剑主的三分风采!

这可是难得的美誉。

毕竟,大荒天下谁都清楚,夜落师尊玄钧剑主是何等恐怖的一位剑道巨擘,能够拥有其三分风采,夜落之剑道已足堪称震古烁今!

而在这一场对决中,那四位玄幽境大能便是全力出手,都感到前所未有的压力,神色空前凝重。

他们都无比确信,这次若不是有火尧进行牵制,仅凭他们四人联手,怕是早被夜落杀得丢盔弃甲!

“快,速战速决!不能耽搁时间!”

火尧大吼,眸子中尽是暴戾之气。

他毫无保留,全力出击。

这带给夜落极大的压力。

他自然最清楚三师兄火尧的底细。

别看火尧证道成皇至今才不过五百年时间,可已经在玄幽境中拥有无比强大的底蕴。

这种底蕴,是火尧在那被压制的六万年岁月中所积累和沉淀,一朝证道,所爆发出的潜能和力量,可想而知有多恐怖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