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百七十章 葬道冥土(1 / 2)

浩渺浑浊的苦海之上。

一叶扁舟破浪而行。

苏奕懒洋洋躺在那,原本狭窄的空间,都快要被填满。

船尾处,冥王修长纤细的玉腿并拢,弧线凸显丰润的臀斜坐在那,如青葱似的白皙十指环抱在膝盖处,仪态同样慵懒。

阵阵海风吹来,拂动少年的青袍,也吹散女子柔顺蓬松的幽蓝色发丝。

只是,相比以前,冥王神色间少了一种明媚,绝艳美丽的玉容在天光下明灭不定。

之前发生的那一场大战,从看到苏奕的第一眼,冥王就已料到了最终的结果。

只是……

一想到苏奕在战斗中展现出的实力,冥王内心却并不像表面那般平静。

她太清楚九天阁强者是何等强大。

以往时候,仅仅刑者级的强者出动,就能打压一方大世界,杀到无人敢称尊!

而在狱卒级强者的追捕之下,就是玄幽境角色,也注定插翅难飞。

冥王还清楚记得,每当九天阁的力量征服一个浩瀚世界,就会夺走这方世界的本源力量。

而那些证道为皇的角色,则会被狱卒抓捕,镇压在螟蛉血窟之中,被视作“灵药”来对待。

到如今,那星空之上,已不知有多少修行世界被九天阁镇压,为此九天阁足足修建了九座螟蛉血窟!

所谓螟蛉血窟,于九天阁的眼中,既是关押囚犯的牢狱,也是一座药园,而被关押其中的皇者,便是药园中的灵药。

在那里,随着时间推移,被囚禁的皇者,躯体、神魂、气血、修为皆会被熔炼,化作最本源的大道力量,被九天阁所采撷!

而如今,就在今天的苦海之上,第四刑者洪瀛以及七位狱卒,皆被苏奕轻松斩杀!

收拾那些狱卒时,一剑一个,干脆利索。

便是灭杀洪瀛,最终也仅仅只动用一剑!

给人的感觉,就和砍瓜切菜没区别。

这让冥王如何不震撼?

也是此刻,她彻底意识到,掌握着能够克制天祈法则力量的苏奕,是何等之可怕。

诚然,他修为还很弱,可他的力量,已足够威胁到整个九天阁!

“怪不得掌教至尊在以往岁月中一直在寻找能够克制天祈法则的人……他肯定也清楚,若是这样一个人出现,足以威胁到九天阁的生死存亡!”

冥王想到这,星眸挪移,看向近在眼前的苏奕。

少年很惬意和慵懒,头枕双臂,躺在船头,翘着二郎腿。

由于扁舟空间狭小,少年的脚尖都快要碰触到她的小腿。

这一瞬,冥王内心忽地生出强烈的冲动,把这家伙给办了!

迫使其低头臣服,乖乖听命于己!

如此,自己便可洞察轮回之秘,掌控克制天祈法则之力,以后等返回九天阁报仇时,自可无往不利!

这种冲动是如此强烈,似汹涌的潮流般冲击着她的心神。

并且,她很确定,眼前的苏奕并无多少防范,若是动手,她保证苏奕只能一直躺在那,根本不可能有起身对抗的机会!

可就在此时,苏奕忽地开口:“给我看看你的宝贝。”

冥王一怔,强自按捺下内心的冲动,微抿红唇,“什么宝贝?”

“你从洪瀛手中捡走的那件宝贝。”

苏奕道。

冥王沉默片刻,点了点头。

她掌心一翻,四四方方的黑色道印浮现而出。

这一瞬,她差点控制不住想动手。

可当目光碰触到苏奕那深邃的眸,以及她唇边那一丝若有若无的玩味弧度,冥王心中莫名一颤,果断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她忽然怀疑,眼前对自己毫无防范的苏奕,会不会是故意在钓鱼,想要试探自己会否趁此机会动手!

“请道友过目。”

冥王嫣然一笑,眸光盈盈。

苏奕探手一抓,就将道印拿在手中,放在眼前端详起来。

“这是我九天阁排名第一的天祭祀所掌控的‘浮屠生死印’。”

冥王语声呖呖,“此宝由一方世界的完整本源所炼制,本就是先天神物,又被大祭司融合了诸多旷世神料,论威能,比之崔家的镇族神器判官笔都要厉害一些。”

“数天前,洪瀛之所以敢扬言杀入永夜之城,就是因为此宝的威能,足可对抗永夜之城的本源力量。”

苏奕点了点头,忽地说道:“你身上可携带有其他宝物?”

冥王一怔,摇头道:“没有。”

苏奕有些意外,“不是说,你曾掌握九种堪比神器的宝物吗?”

冥王眼眸泛起复杂之色,道:“早在当初和阴曹地府大战时,那九件宝物已经被毁掉六件,只剩下宿命之轮、焚寂尺、社稷图这三种宝物。”

“而焚寂尺,当初已经在枉死城被道友给夺走了。”

说到这,冥王眼眸泛起一丝心疼。

“这就有点棘手了……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