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章 她以命相护,他送她去死(1 / 2)

时间飞快。

一晃就是月余。

日日盼着许聿深改变主意来见她的乔忆……

已是形销骨立。

而由于她的拒不认罪,案件的审理,进度缓慢。

加上羁押期间,乔忆几次犯病。

医生检查出她患有神经系统障碍,但病情十分奇怪,可能需要和国外脑科神经专家会诊才能确定具体病症。

而一个证据几乎确凿的重犯,怎么可能去给她邀请国外专家会诊?

期间,乔忆远在美国的朋友闻讯回国,为她请了知名律师做辩护。律师将以精神障碍发作、神志不清行凶,为她努力开脱,避免死刑……

可看着因那日血腥阴影日渐憔悴夜夜噩梦的宝贝女儿,恨乔忆恨到咬牙切齿的郑美玉,却动用了全部能够动用的关系,誓要将乔忆判处死刑!

她甚至不惜亵渎司法,重金买通了乔忆的辩护律师……

开庭那日,轰动全城。

乃至全国。

弑母案的性质极其恶劣,因这不仅是一桩刑事案件,更是当今社会对道德对底线对教育的拷问。

戴着手铐脚镣、被押制上庭的乔忆,瘦的不像样子的身子,在宽大的牢服里,飘飘荡荡。

许聿深只看了她一眼,心口便像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。

说不上来的窒痛,瞬间蔓延开来……

他努力甩头。

努力克制着心底那一丝不该生出的怜悯……

“我没有杀人!我没有!她是我的妈妈啊,我怎么下得去手!”

听着那些对自己的指控,乔忆当庭失控。

郑美玉冷冷望着她,捏紧了拳,暗暗看了一眼辩护律师……

“乔忆,必须死刑,而且立即执行,绝不接受死缓!”

想起郑美玉那日的嘱咐,辩护律师扶了扶眼镜。

他也不算违背自己的职业道德,眼下种种证据,的确指向乔忆是杀人犯的事实。维护当事人权益,固然是身为律师的首要职责,可是,维护社会公平和正义,更是律师的职责所在……

辩护律师努力不去看乔忆萧索哀泣的脸,只是悄然令自己的陈词,显得苍白无力。

“下面请本案最关键证人,许聿深先生,出庭作证。”

乔忆闻声,浑身一抖!

阿深……

阿深他来了?

她疯狂擦着眼泪,努力找寻许聿深的身影……

这一个月来的羁押审讯,加上巨大的心理压力,她的病情连连发作,如今已经严重到,几乎失明……

她好想看看他,好想好想……

可是无论她怎么用力地揉眼睛,也依然看不见那道日思夜念的身影……

“阿深……”

她绝望焦急的呼唤声刚刚出口,就被一声怒斥,“请被告保持安静!”

而那一声虚弱颤抖的“阿深”,似乎从很远很远的地方飘来,令许聿深神情一怔……

他松了松领口,用力深呼吸。

王萍临死之际那绝望的目光和哀恸的指认,和乔忆嗜血疯狂的骇人模样,他怎么都忘不掉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