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3章 就当你的生命里,从来没有我(1 / 2)

一直在机场等待的乔忆,打了许聿深几次电话都无人接听。</p>

极度不安的她不顾肖程的劝阻,一遍遍继续重拨。</p>

忽然电话被接起。</p>

她急急开口,“阿深,你怎么还没到?”</p>

“抱歉,这边出了重大车祸,机主已经被送到医院,目前情况很不好。”</p>

乔忆的心几乎要跳出嗓子眼。</p>

“哪,哪家医院?”</p>

“第二总院。”</p>

挂了电话,乔忆抓紧肖程的手,流着泪颤抖,“肖程,阿深出事了!快,我们快!”</p>

两人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医院,许老爷子已经安排了最好的医生团队抢救。肖程恰好和第二总院有过学术研讨,立即加入了抢救的团队。</p>

由于安全气囊的保护,许聿深除了腿骨骨折,并没有足以致死的器官损伤。但他的头是第二次重创,原本就脆弱的脑组织经过再次的严重挫伤,对脑干造成了重度损害,情况极度凶险。</p>

肖程不敢耽搁,马上连线了远在美国的老师卡尔教授……</p>

因为卡尔教授对许聿深之前的病症最为了解,并且他是国际上救回过脑死亡病患的第一人。</p>

认真研究了许聿深的情况,卡尔教授连连摇头。</p>

“肖,上次我就说过,我试验出来的药,不能百分百保证他不复发,很可能某一天复发过程中引起他的死亡。而他现在根本不是复发的问题,是再次重创,要严重的多。目前唯一的希望是移植脑干,但你知道,我们做了这么多年实验,还没有用在临床,脑干移植尚属限制级手术,在你们国家也不可能被允许,退一万步讲,短时间也根本不可能找到可移植的供体。放弃吧,肖。我也无能为力。”</p>

肖程点头,“好的,谢谢老师,我明白了。”</p>

把他们的对话听的清楚的乔忆,轻轻拉住了肖程的衣角……</p>

肖程回身,见她泛红的眼睛里,有着令人心惊的决绝。</p>

“反正都是一死,不如一搏。我去说服他的家属,签署危险同意书,你说服医院,请卡尔教授远程协助手术,你来主刀。一旦成功,这是医院里程碑式的突破,他们没有损失。而我……”</p>

乔忆颤抖却坚决说道,“我做供体。”</p>

轻轻的四个字,却几乎把肖程的心炸碎。</p>

“不行,绝不可能!当年被你苦苦哀求给他试药,我每次想起都已经后悔到想替你去死,现在你明明有一线生机,我不可能让你送死!”</p>

肖程愤然甩手。</p>

乔忆从没有见过脾气温和的他,如此动怒的样子。</p>

她倔强而固执地拦在他身前,“肖程,卡尔教授之前说我只能活两个月左右的时候,我就问过他,我如果自愿供他做第一例脑干移植实验,他有几成让阿深痊愈的把握,他说是七成!你知道七成对于重大手术来说意味着什么,它意味着成功!身为医者,你难道见死不救吗?”</p>

肖程红着眼睛,用力摇着她的肩,“你给我听清楚,没有任何一个医者会用放弃一个人生命的方式去救另一个人,那不是医生,那是刽子手!”</p>

“可我快死了啊肖程!难道你让我对阿深见死不救,让我在痛苦中苟活一个月,再去痛苦地死?”</p>

“可老师说他研制的新药能帮你延长生命!”</p>

乔忆苦笑,“只是延长而已,不是痊愈!而我受损的是全身的神经,是整个神经系统啊,你知道我这三年活的多痛苦吗,那种全身抽搐的剧痛,你能想象吗?我活够了,肖程,我真的不想再延长这样痛苦的生命了,求你给我个解脱吧。”</p>

肖程还没有开口,乔忆又说道,“肖程,如果你爱过一个人,如果你爱的那个人他恰好又对你恩重如山,你就会懂,你为他做什么,都是心甘情愿,不求回报。”</p>

我懂,我怎么会不懂!</p>

肖程转过身,痛苦捂住双眼。</p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